欢迎访问民族出版社网站,今天是
中央民族大学校园书店团结书社—— 让年轻人放下手机走进书店

中央民族大学学生在团结书社内选书。

    本报见习记者 朱丽娜 摄

满族学生昭日格10年前与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的读者服务部偶遇后,就成为这里的忠实读者,因为这间小小的读者服务部解决了他买不到与自己民族文化相关图书的苦恼。

 2018年3月,短暂关闭后,以团结书社为名重新开业的书店让昭日格惊喜不已,他对记者说:“整修后的团结书社不仅环境变得更好了,书也更多了,很多书只有在这里才能买到。”

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赵秀琴说,从读者服务部到团结书社的转身,不仅是名字的变化,更是服务内核的升级。为弘扬民族文化之美,用美的书籍与理念吸引读者,团结书社建设方案的每一个细节都经过了数次推敲。细致的工作使得升级后的团结书社一改以往陈旧气息,“美的空间”“美的书籍”“美的文化”“美的精神”成为关键元素。

    三大层次建校园书店新生态

    在定位上,团结书社分为三个层次:民族(特色)—高校(出版社与民大)—社区(地理位置)。

    赵秀琴告诉记者,团结书社的第一属性是特色书店,民族文化的特色书店,因此团结书社的图书都是全国各个民族出版社的优秀出版物,而在陈列上,团结书社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我们的调整不是根据具体的民族节日,而是根据本校学生和教师的阅读需求进行,主要是主题性的调整。”如2018年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团结书社和广西民族出版社交流,在2018年11月重点推荐桂版好书《广西铜鼓》《广西文化符号》等,既展现了民族性,又强调了阅读性。

    目前与团结书社合作的出版社中有很多民族类出版社,如内蒙古科学技术出版社、贵州民族出版社等。这也使得有些读者反映,团结书社的大众类书籍不够多。对于这一问题,赵秀琴说:“我们在慢慢调整,在牢牢把握自身特色的同时,也会引进各个出版社的经典畅销书和常销书,更好地辐射到周边社区。团结书社开业以来,每个季度都会增加新的合作出版社。”

    为了将自身的民族特点与高校、社区更好地融合,团结书社加强了自身文创产品平台的建设。赵秀琴说:“书店的文创产品更加注重原创和民族特点,例如文创品牌‘纹以载道’,就是中央民族大学美院师生自主研发的,我们与学生联系后进行产品化推进。同时,我们也在策划与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系列图书相结合的文创产品。”

    赵秀琴说:“团结书社开业后,合作伙伴在增多、图书在增多,影响也在慢慢扩大。我们现在正向学校领导申请在新校区开分店,努力让团结书社成为中央民族大学和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的品牌。”

    校园书店应培养年轻读者

    在赵秀琴看来,校园书店不仅是经营场所,更是培养新一代青年阅读习惯的重要场所。“只有学校里有美的书店、好的图书,年轻人才愿意从被窝里爬出来,放下手里的手机,不做‘低头族’,而是感受美好书店、美好图书带来的美好阅读体验。”赵秀琴告诉记者,这是任何网络书店不能提供的消费或者说阅读感受。

    因此,团结书社的建设,从租金到水电都得到中央民族大学的鼎力支持。对此赵秀琴感慨道:“要不然在这样一个黄金地段做实体书店,仅是房租一项就无力承担。”

    虽然得到了政策的大力扶持,但是赵秀琴觉得校园书店的生存状况却并不容乐观:“尤其是2018年,中国‘千禧后’步入高校,他们的阅读习惯深受互联网影响,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赵秀琴向记者强调,越是在这种情况下,校园书店的责任越大:“如何吸引这些新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走进书店阅读、购买书籍,成为校园书店的挑战,同时也是机遇与任务。除了吸引读者选择书店与图书,校园书店有责任培养读者,同时阅读的习惯也需要培养,我们任重而道远。”

    关于未来,赵秀琴表示,团结书社有很多规划,其中一项就是要定期举行读书会:“我们要把读书会作为一个媒介,做线上、线下读书活动的连接,例如有奖征文,让校园书店发挥自身的线下优势。”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郝天韵 见习记者 朱丽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