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民族出版社网站,今天是
做好民族出版工作 有利于国家安定团结

做好民族出版工作  有利于国家安定团结

毛之芬口述  傅肇霞整理

1952年底,我所在的《世界知识》社并人民出版社,我和另一位同志被留在出版总署等待安排。我这个人性子急,呆不住,1953年1月15日上午,我又去出版总署催问工作分配消息。主管人事的周天行同志对我说:“你来得正好,金灿然同志正找你。”见到当时在署里任出版局副局长的金灿然,他说把我分配到刚成立的民族出版社了,并亲自陪我去社长萨空了同志家。萨空了同志热情地欢迎我说:“民族出版社今天正式成立,咱们马上一起去参加成立大会。”就这样,我连衣服也没换,就跟这位出版总署副署长兼民族出版社第一任社长来参加民族出版社成立大会了。从此,我就成了民族出版社的一员。

当时民族出版社社址在北河沿西边的椅子胡同。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文组及《人民画报》副刊共二十来人挤在一座四合院的几间老房子里,这就是建社初期民族出版社的全部人马(朝鲜文组是迁到国子监后正式成立的)。当时常务副总编辑是韩道仁同志。

在来民族出版社之前,我在由胡愈老创办的《世界知识》社搞出版工作,虽说对出版工作还比较懂一些,但对民族工作却是个十足的外行,一点民族方面的知识都不具备。每个干部不是都要填履历表吗?我看到“民族”一栏,心想:还填什么民族不民族,不都一样吗?通过在民族出版社工作,我才渐渐了解到我国是个多民族国家,共有56个民族在这块富饶美丽的国土上繁衍生息,共同创造幸福美好的生活,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也离不开汉族。

随着不断学习党的民族政策和理论,在民族出版社与各族知识分子经常接触,我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民族出版工作的重要性。解放前,出版社有很多,但没有哪个执政党建立过民族出版社,这也说明从来没有人重视过民族工作。甚至在社会主义的苏联,七十多年中也没有成立过一个中央级的民族出版社。而我们新中国刚一成立,千头万绪、百废待举的时候,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就对民族出版工作十分重视,真是英明。国家级民族出版社成立了,敬爱的周总理在百忙中还亲自为民族出版社和《民族画报》题写社名、刊名。其后,各地方民族出版社也如雨后春笋般陆续成立起来。

民族出版社成立后,积极配合党和国家在各个时期的路线、方针、政策做了大量工作,出版了大批优秀图书。翻译出版了马列著作、《毛泽东选集》等多种经典著作,翻译出版了《共同纲领》、《宪法》等大量党和国家的重要文献和文件,并在解决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规范化这一前人未解决的问题上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为少数民族地区提供了多品种、多层次的各类图书,输送了相当数量的业务骨干,为民族出版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第一任社长萨空了同志,解放前就是海内外知名的新闻工作者,他办事严肃认真,作风平易近人,谈吐幽默风趣,每逢有需要他出马与上面打交道的事,我们找他,他从不推辞。萨社长对民族出版事业满腔热情,对出版工作很有经验,从出版社开创之初起他就很关心选题质量,十分重视发稿计划和出版计划的完成情况。他兼职很多(仅出版工作方面,还兼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及荣宝斋经理。此外,还有其他兼职),工作繁忙,但对我社工作一直抓得很紧,还具体负责《民族画报》(1985年独立出去之前,《民族画报》、《民族团结》都是出版社下属的编辑部门)的终审工作。他无论多忙,交稿从不拖欠一天,经常开夜车审稿。大家都说萨社长不愧是报人出身,懂行,知道发稿、付印不能拖期。

按理说一般出版社主要任务是出书,但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民族出版社不止是出书出刊,还要担负大量有关民族工作方面的其他突击性任务。如1953年冬,内蒙古锡盟地区一些地方遭到特大雪灾,我社为了支援抗灾,连夜翻译印制蒙古文传单,送到空军去散发。1954年周总理参加万隆会议,斯里兰卡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访华,我社都有紧急任务,如赶印《穆斯林画集》、《释迦牟尼佛像集》等等。至于重要会议文件的翻译和口译等工作,更是常年都有。如五六十年代,每年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政协会议、中央各部委召开的各种全国性重要会议等,翻译文件和口译的工作基本都由民族出版社担任。还有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及各部委的五种民族语文的人民群众来信来访,过去也一直由民族出版社翻译,甚至法院、检察院凡涉及少数民族语言,也来找民族出版社陪审翻译。可想而知,民族出版社的工作人员有多忙。每年为了参加国家重要会议的翻译工作,同志们常是连续几十天废寝忘食、通宵达旦地奔忙于会场内外。

当时不仅社领导身先士卒,做出表率,各室领导、翻译、编辑爱社敬业、忘我工作,我们职能部门的职工为了及时出书和配合突击性任务,也都是劲儿往一处使,汗往一处流。

我是出版部第一任主任。由于出版社新成立,工作人员来自四面八方,大多不熟悉出版工作,但是大家都很努力。我们一些发往国外的画集,印制质量要求很高,有时要去上海印制。为了配合工厂的需要,如生产精致铜版纸,还火速派人赶去内蒙古,找有关单位解决生产高级铜版纸必需的干酪素和高级印刷油墨原料等,任务都及时圆满地完成了。

建社初期的工作任务虽然很繁重,工作条件虽然很艰苦,但从来没有人叫苦。民族出版社各民族职工这种不计名利报酬、无私奉献、忘我工作的高尚精神一直激励着我社一代又一代出版工作者,在民族出版领域努力开拓进取,做出新的贡献。

近年来,东欧的剧变,苏联的解体,民族矛盾激化,内战频繁,人民遭殃的活生生事实,使我更深刻地体会到由于党中央几十年坚持不懈地重视和贯彻正确的民族政策,不断加强各民族的大团结,才有今天国泰民安、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我国经济事业才得以稳步发展。民族出版社在40年的光辉历程中,作为党对于民族地区的宣传喉舌,始终如一地贯彻党的出版方针,为民族地区提供了大批优秀图书,对传播党中央的声音,加强民族团结,促进民族地区经济文化的繁荣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所以我们的工作是非常重要而有意义,我为自己是民族出版社的一员而感到光荣与自豪。

本文转载自《团结求实开拓奉献——民族出版社40年》一书

 

 

 

在线留言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