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民族出版社网站,今天是
《中朝大词典》小传

《中朝大词典》是我社与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长期进行文化交流的结果,也是我社朝鲜文编辑室和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词典编辑局几十年不懈的交流和合作的硕果。这部词典凝结了民族出版社朝鲜文编辑室几代主任和编辑以及出版社领导、社外专家学者们的心血。

背景

自从1954年5月4日,朝鲜出版管理局要求订购我社翻译出版的朝文版《人民画报》(来源于1954年档案第10卷)开始到目前为止我社与朝鲜出版界半个多世纪以来(除了“文革”期间)几乎每年都进行了交流活动。签约词典合作出版事宜之前,我社与朝鲜出版界共进行了选题交流、图书交换、出版物订购、图书互赠、互访等交流活动近20次。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社又恢复了与朝鲜出版界的交流和合作。

首印

1985年5月,以朝鲜中央出版指导总局局长李峰秀为团长的朝鲜出版代表团来华访问,此间文化部出版局领导与朝方商定合作出版《中朝词典》一书,责成民族出版社与朝鲜科学百科辞典出版社协商执行。接到通知后民族出版社总编辑金万善与朝鲜科学百科辞典出版社副社长林光善商谈合作出版具体事宜。

此后,1985年9月19日至10月2日,民族出版社总编辑金万善和朝文室主任金龙旭应邀前往朝鲜访问,此间按朝方的安排与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商谈《中朝词典》合作出版事宜,并于1985年10月1日金万善与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兼总编辑宋基贤在平壤签订《中国民族出版社和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关于合作出版<中朝词典>的协议书》。双方商定由朝方提供书稿的软片,由中方负责印制,并向朝方提供1/3的成品书。

7月22日至8月12日, 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宋基贤和中文、日文词典编辑部部长许光弼一行二人应民族出版社邀请来华访问民族出版社,此间查看《中朝词典》印装质量并与民族出版社签订由我社负责把《中朝词典》成品书5000册发运送到朝鲜的协议书。

1986年8月,《中朝词典》正式出版,首印15,000册。这是由民族出版社与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合作出版的,也是民族出版社朝文室第一次与外国出版机构合作出版的图书。

1986年9月28日至10月2日, 民族出版社党组书记兼总编辑金万善、经理部副主任任志忠、发行科索伦等三人按协议把5000册《中朝词典》成品书送往朝鲜新义州。朝鲜党中央出版指导总局局长李峰秀前来迎接,并转赠金日成主席和金正日书记赠送的陶瓷茶具、刺绣品、人参静夜、床罩等礼品。

重印

我社朝文室与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进行《中朝词典》的合作出版的同时扩大了合作范围,多次互访中协商决定按《中朝词典》的合作方式合作出版《朝中词典》。

1987年12月2日,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派文东奎、许光弼、许英豪等三位到民族出版社,开始与朝文室合作审订朝方编撰的《朝中词典》书稿,历时6个月完成。

1990年11月14日至1991年1月28日,朝鲜教育委员会出版局副局长金允钟和外国文图书出版社词典编辑部部长文东奎等2人来民族出版社进行《朝中词典》书稿的最后修订、定稿工作。

1991年12月15日至12月30日,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宋基贤和词典编辑部部长文东奎,朝鲜国家教委出版局局长金允钟等一行3人访问民族出版社,并带来《朝中词典》软片,就《朝中词典》的印制及发行问题交换意见。并与12月28日副总编辑韩寿山与宋基贤签署《关于〈朝中词典〉运送问题的协议书》,双方商定首印10,000册,其中三分之一提供给朝方,由中方负责送到平壤。

1992年3月,《朝中词典》出版,此书由朝鲜崔奉焕、李昌燮等编,由中国民族出版社与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共同审订并合作出版。

此间,我社与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几次互访商讨再版《中朝词典》事宜,共进行了六次再版,共印了32200册。

此词典问世后,成了在中国和韩国陆续出版各种“中韩词典”版本的母版书,不仅在中朝文化交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在中韩文化交流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修订版《中朝大词典》

中朝两国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几十年来中朝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领域开展了全方位的交流和合作。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变迁,语言也在演变发展,一些词语在运用上发生了不少变化,媒体和出版物中频繁出现新词语、外来语。因此,20世纪80年代出版的中型中朝对照词典—《中朝词典》,已远远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也存在着释义不准确、对应词缺乏等缺点,需要做大幅修改。

2005年上半年,时任朝文室正副主任的全永范和朴文峰考虑上述情况,果断与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商议决定重新修订增补出版《中朝词典》,具体事宜由朴文峰(中方)和许英豪(朝方)操作。

此后,朴文峰与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词典局主编许英豪多次传真联系洽谈具体修订事宜。2006年4月23日至4月29日,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社长金英武为团长的代表团一行3人访问民族出版社。代表团访问之前,朴文峰以朝文室负责人的名义正式向朝方提出把原版《中朝词典》增补、修改为《中朝大词典》,朝方表示访问期间具体协商给答复,访问期间朴文峰与许英豪多次洽商,最后达成一致意见并报中朝双方社长禹宾熙和金英武认可,于28日正式签署《中朝大词典》出版合同,授予民族出版社出版及使用本版的专有出版权及使用权。

此后,以1986年中朝双方共同出版的《中朝词典》为基本样本,朝方以中方根据中国有关出版规定和相关情况提出的修订和增补意见为依据,经过补充和修改(词汇收录量从原来的12万多条增加到20万条以上),向中方提供新的书稿(电子文档形式),中方和朝方共同署名,以精装本的形式在中国和朝鲜(根据情况)出版, 词典改名为《中朝大词典》。经过三年多的努力,2009年9月全部结束修改和增补(由朝方完成)、审定和编辑校对(由中方完成)等工序,10月正式出版。其间,中朝双方3次互访(互访时间共计40多天)进行业务讨论,多次通过朝鲜驻华大使馆交换和协调相关业务意见和事宜。

此间,李钟万(第四任主任)、朴文喆(第五任主任)、全永范(第六任主任)、金美玉(编审)等四人提出具体的增补、修改意见。

为了工作有秩序、有计划的进行,朝文室专门成立了朴文峰、金凤女、崔红梅“三人小组”,分别由朴文峰负责组织、联络、协商等统筹事宜,由金凤女负责组织管理社内外专家的审阅事宜,由崔红梅负责社内编校等事宜。

民族出版社朝鲜文编辑室专门成立《中朝大词典》专家审议小组,将词典审阅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随时提出并及时讨论,最终出台解决办法,从而保障了词典的质量和审阅过程的顺利进行。朝鲜方面的编修人员完成编修后,将编辑并校对好的最终文档发给我方,而我方朝鲜文编辑室并未将此稿件直接交付出版,而是在中国动员20余位语言学专家、学者、编辑翻译家,对稿件内容进行了通篇审阅。

 (中方审阅人员由相关大学教授和辞书编辑专家及出版社编审人员组成, 具体名单如下:

李龙海(中国海洋大学), 太平武(中央民族大学), 全炳善(广东白云学院), 姜银国(上海复旦大学), 周玉波(北京经济贸易大学), 王丹(北京大学), 张光军(洛阳解放军外国语大学)等;

朴文喆(民族团结杂志编审), 田洪烈(中央民族翻译局编审), 全弘植(中央民族翻译局编审), 张美花(中央民族翻译局副编审), 李炳太(民族团结杂志副编审), 张春植(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全永范(民族出版社编审),金美玉(民族出版社编审), 金世日(民族出版社编审), 朴文峰(民族出版社编审), 南福实(民族出版社编审)等。

在审阅过程中发现了不少问题,为了将这些问题及时并妥善加以解决,2008年10月我社邀请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词典编撰组(3名核心成员)来我社合作办公。朝方编修人员在我社为其提供的办公室里不分昼夜连续奋战30余日,同我社朝文室金世日、朴文峰、金京植、崔红梅、金凤女等编辑人员一道将词典中的错字、漏字、语法不通处、误译等问题进行检查和商议,并进行了修订。 《中朝大词典》朝方的编修小组动员了朝鲜最高水准的中文专家,而编辑校对小组也由最高水准的骨干人员构成,但仍然佩服于我社的编辑小组居然能够发现如此多的问题点,不禁对我方人员的工作竖起了大拇指。朝方人员回国后,我方编辑室为保障词典的整体平衡性和统一性,由朴文喆(特邀)、崔红梅、韩海燕3名担任责编对词典重新进行了通篇编审,从而解决了词典的统一性和前后呼应问题。责编们在短时间内需审阅近1100万字的稿件,废寝忘食的工作,付出了巨大努力。此番审阅中提出的问题点由审定委员朴文喆、全永范、朴文峰、金京植、崔红梅、金凤女等进行讨论和解决,最后反应在了文档上。

紧接着便迎来核红工作,检查电脑编辑人员是否正确修改稿件。众所周知,核红是编辑校对过程中不能忽视的重要环节。特别是词典编修,即便前面的编辑以及校对工作做的再出色,如果核红环节出现问题,那么之前环节所做的努力将大打折扣。因此,核红是必须加以重视的收尾工作。而这样一项繁重的任务须由非词典编修背景的普通编辑室利用有限的编辑资源在限定的时间内完成,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包括本人在内的责任编辑同其他编辑人员齐心协力投入到了词典的核红工作当中。

第一轮、第二轮审阅连同核红工作一并完成后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但后面还面临检字表核对以及目录检查工作。由于没有专业词典程序编辑成的文档(当时中朝两国出版社可以共享的软件只有微软的WORD,因此朝方提供的电子文档便是WORD格式),因此关联词的前后呼应, 字头以及页码等并非自动生成。于是我方需对朝方制作的目录进行一一对照。包括音节表、 部首目录、 检字表、 难检字笔画索引、中国百家姓等在内的目录以及索引总字数达2万5千字,将这些文字以及页码手工进行对照需要极大的耐心,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完成这一工作我方动员6位编辑人员,不辞辛苦,昼夜奋战,终于在一周内完成了这一艰巨的对照任务。在具体对照过程中发现了很多错误并及时进行了修正。由于整日用一种姿势进行页码核对工作,有些编辑人员的颈椎和肩部出现不适症状,一段时间饱受病痛折磨,做出了巨大牺牲。。附录部分的“中国国家机构、政治协商会议、政党及社会团体”、“世界各国、首都、货币”、“计量单位”、“物理单位”等内容的一一对照也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其中“中国国家机构、政治协商会议、政党及社会团体”一栏的内容用中国共产党第17届全国代表大会以后的最新关联资料进行了更新和补充;对“计量单位”一栏内的单位名称、符号等的正确标注也进行了确认,部分甚至进行了换算作业,对错误进行了更正。

此间,赵哲等电脑排版人员也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排版人员几乎半年内没有休息日,投入到了艰巨的排版工作当中。朝方提供的文档以及运行系统与我方的运行系统不同,所以在汉字以及朝鲜文字的录入方法上也有差异。在本身时间便很紧迫的情况下,上述细节问题又为排版人员增添了额外的负担。但为了出色的完成《中朝大词典》排版任务,排版人员用无私奉献的精神尽职尽责地完成了总页数达2250页(16开)的排版以及修改工作。

首发式

2009年12月2日,民族出版社同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联合举办《中朝大词典》首发式。社长禹宾熙和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社长金永武参加并分别介绍了《中朝大词典》的编辑出版情况。国家民委文宣司司长武翠英、新闻出版总署出版管理司副司长陈亚明、中国辞书学会秘书长韩敬体出席会议并讲话。朝鲜驻华大使馆教育参赞崔德勋、国家民委国际交流司司长王泉利也出席了首发式。2012年6月15日至6月21日,应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的邀请民族出版社社长禹宾熙为团长、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局长李建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处长袁越伦、朝文室主任朴文峰为成员的民族出版社代表团,于2012年6月14日至21日赶朝鲜进行了为期8天的访问考察。其间,代表团一行先后同朝鲜的外国文图书出版社、科学百科全书出版社、金日成综合大学出版社、出版物进出口公司、教育省出版局等出版业务单位和部门进行了多次洽谈、交流等活动。并共同签署了《合作协议书》和《中英朝科技词典》、《朝中大辞典》、《中朝小词典》等双语类辞书的共同编撰出版合同。外国文图书出版社还将“图书版权贸易代理授权书”郑重授予了民族出版社。

根据朝方的要求,首发式上举办以中方出版社名义向朝鲜国家最高领导人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同志赠送《中朝大词典》的仪式。

特点及意义

《中朝大词典》是我社与朝鲜外国文图书出版社对20世纪80年代合作出版的《中朝词典》进行修订和增补的版本。共收录12 794个字头、20万余个词条, 是目前为止出版的中朝双语类词典中最具权威性的大型综合性辞书。

《中朝大词典》相比知名品牌《中朝词典》继承的优点以及克服的弊端。

本词典共收录12,794字(其中繁体字约有1,200字;异体字约有1,130字),涵盖社会政治、经济、生活在内的常用词汇以及近几年出现的新名词,同旧版相比大幅增加了自然科学技术术语的收录比例。同旧版相比词汇量大大增加。仅一“电”字而论,旧版《中朝词典》仅收录340个单词,而修订版《中朝大词典》则收录了约600个单词。旧版未曾收录的“电霸、电报机、电笔、电场发射、电场发射阴极、电猫”等单词在修订版中都有收录。举例来说,以“电脑”作为抬头的词条旧版只收录有“电脑”一个条目,而新版则扩展为“电脑病毒、电脑犯罪、电脑寡妇、电脑红娘、电脑化家庭、电脑小说、电脑医生、电脑艺术、电脑犯罪”等近几年才出现并广泛使用的新单词以及流行语。以“电子”作为抬头的词条在旧版中只收录了21个单词,而新版则扩充到了89个单词,收录包括“电子图书、电子信函、电子眼、电子邮件” 等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出现的全新用语,这些扩充为读者学习提供了巨大便利。

该词典可以说是与时俱进的词典。附录中收录了其他词典所未能涉及的“中国军衔”、“中国人民警察警衔”、 “中国百家姓”、“中国民族名”等内容的中朝互译参考表,这有助于帮助读者了解中国多民族、文化多元的国情,并为学习中文提供帮助。这是本词典区别于以往出版的中朝(中韩)词典的本质特征之一。

本词典的特点包括其规范性、实用性、学术性、权威性。修订增补是以《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第5版)和《新世纪汉英大词典》(外研社)为母版进行,增加了6万余条反映我国改革开放及市场经济条件下诞生的新事物、新现象的词语、各领域使用率较高的术语、使用率不高但学术研究和语言研究上仍然有其价值的“过时(陈旧)”术语、新出现的经济贸易科技用语等与时俱进的词语。

本词典是目前为止收词量最大的中朝对照辞书,反映了我国发展的新面貌和尤其是改革开放及市场经济的新成就,这将为促进中朝两国的文化交流与发展起到更为积极的作用。词典的出版发行也将一定程度上缓解中朝双语教学中缺乏权威工具书的状况。

词条收录范围广泛。一般词汇、口语词汇、方言词汇、文言文词汇均有收录。此外,还收录了专业术语,并在专业术语后面标明了所属领域,帮助读者准确把握所查单词。特别是诸如“东郭先生”以及“阿Q”,“阿Q精神”等典故或正典中出现的主人公或主人公关联用语等也进行了收录,这是值得注意的地方。

此书出版后新华网(2009年12月3日)、中国新闻出版报(2009年12月3日)、中国民族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互动百科网以及东北的朝鲜文报上纷纷报道和介绍。

此书,2010年荣获第二节“中国出版政府奖”。

朴文峰 整理

2013年4月

 

 

在线留言


回顶部